话说小满

夜莺啼绿柳,皓月醒长空。最爱垄头麦,迎风笑落红。”这是宋代大文豪欧阳修的《小满》诗。小满,是夏季的第二个节气。小满其含义是夏熟作物的籽粒开始灌浆饱满,但还未成熟,只是小满,还未大满。《月令七十二候集解》:“四月中,小满者,物至于此小得盈满。”这时中国北方夏熟作物子粒逐渐饱满,早稻开始结穗,在禾稻上始见小粒的谷实、满满的,南方进入夏收夏种季节。由此可见,小满是反映农时农事的一个节令。

  小满在古代诗人的笔下是一个充满浪漫和生机的日子。

  “绿遍山原白满川,子规声里雨如烟。

  乡村四月闲人少,才了蚕桑又插田。”

  这首宋代翁卷的《乡村四月》诗,诗人以白描手法写出了江南农村初夏时节的景象。绿原、白川、子规、烟雨,寥寥几笔就把水乡初夏时特有的景色勾勒了出来:四月的江南,绿的是山坡,是原野,是草木禾苗……展现在诗人眼前的,是一个绿色的世界。在绿色的原野上河渠纵横交错的是一道道、白茫茫、流淌的水,这全都笼罩在淡淡的烟雨之中。后两句写人,以写江南初夏的繁忙农事——采桑养蚕和插稻秧,衬托出“乡村四月”劳动的紧张、繁忙。整首诗就像一幅色彩明亮的图画,色调是鲜明的,意境是朦胧的。不仅表现了诗人对乡村风光的热爱与欣赏,也表现出对劳动生活 、劳动人民的赞美。

  宋代的诗人范成大在《四时田园杂兴(其一)》中咏到:

  “梅子金黄杏子肥,麦花雪白菜花稀。

  日长篱落无人过,唯有蜻蜓峡蝶飞。”

  这首诗景物描写清新优美,充分运用色彩描写与情态刻画,准确地写出了乡间在春末夏初时草木茂盛、农作物生机勃勃的美丽景致。三、四句则写由于农民忙于耕种,连篱笆前都少有人经过,只有蜻蜓、峡蝶等飞来飞去,完全是一派优美平和的田园风光,宁静安详。整首诗给人一种欣欣向荣、阳光明媚的感觉。

  “静观群动亦劳哉,岂独吾为旅食催。

  鸡唱未圆天已晓,蛙鸣初散雨还来。

  清和入序殊无暑,小满先时政有雷。

  酒贱茶饶新面熟,不妨乘兴且徘徊。”

  在《七律·晨征》中,宋代诗人巩丰以小满时节的早晨在乡村路上见闻,写了鸡、天色、蛙、雨、时序、雷、酒、茶、面等九种事物:雄鸡还没有停止啼叫天就已经亮了,鸣蛙刚刚跳入水里又下起雨来;正进入清静和平时节,天还不太热,小满刚开始的时候偶尔听到雷声;这时候由于新茶出来了,品茗的人多了,故而酒价便宜了,小麦也熟了,何不趁一时高兴到乡野游历一番?等等,这都是为了衬托作者的兴致,又点明初夏的特点,以表现作者热爱生活的情趣。

  在描写小满时节农家生活情状的古诗中,宋代欧阳修的《归田园四时乐春夏二首(其二)》是最著名的一首。诗中写道:

  “南风原头吹百草,草木丛深茅舍小。

  麦穗初齐稚子娇,桑叶正肥蚕食饱。

  老翁但喜岁年熟,饷妇安知时节好。

  野棠梨密啼晚莺,海石榴红啭山鸟。

  田家此乐知者谁?我独知之归不早。

  乞身当及强健时,顾我蹉跎已衰老。”

  夏季的南风吹动了原上的各种野草,就在那草木丛深之处可见到那小小的茅舍。近处麦田那嫩绿的麦穗已经抽齐,在微风中摆动时像小孩子那样摇头晃脑,娇憨可爱;而桑树上的叶子正长得肥壮可供蚕吃饱;对于农家来说,他们仍盼望的是当年的收成如何,为能有个丰收年而高兴,至于田园美景和时节的美好他们是无暇顾及的。诗的最后四句诗人以议论的方式发出了历尽沧桑的感慨:我既然看到归隐田园是这么令人神往,然而我自己知道归隐得太晚了,当身体强健之时就应该隐退的,可是看看如今,岁月蹉跎,自己已经衰老了……这就是古代文人墨客心里的小满。

  在二十四节气歌中,作为“小字辈”的节气小暑、小雪、小寒之后,都是大暑、大雪、大寒这些“大字辈”紧跟其后。唯独小满之后没有大满,难道我们的祖先不喜欢大满?事情还确实如此。

  中国传统儒家中庸之道,忌讳太满,有满招损、谦受益、物极必反之说。在二十四节气中,小满绝对是一个充满哲理的节气。小满者,满而不损也,满而不盈也,满而不溢也。做事,不求满载而归,满招溢,水过则流;做人,不求尽善尽美,满招损,月盈则亏;不求无功但求无过,不求人人满意但求无愧于心。老祖宗告诫我们:“水满溢之”、“弓满弦断”。小满,别人可以包容;大满,则招人忌恨。不顾别人,只顾自己,一味地追求大满、全满,往往是得不偿失,前功尽弃,埋下祸根,自取其辱。

  生活中的小满足来自不经意之间。一份适意的午餐,一张满意的答卷,一篇被刊登在报纸杂志上的豆腐干文章,网购一件漂亮的衬衫、一双适合的运动鞋、一本喜爱的文学名著,见了多年未见的同学、朋友……这些“小确幸”就是人生的小满,而就是这许多小满构成了人生的大幸福。

  身安不如心安,屋宽不如心宽。以自然之道,养自然之身,以喜悦之身,养喜悦之神。所谓快乐,不是财富多,而是欲望少。人生在世不过百年,“乐莫大于无忧,富莫大于知足。”

  小满即安,安即是福。偶遇小满,我知足矣!